黑道恶女(二)-最新美文网

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青春校园 >

黑道恶女(二)

时间:2017-08-28 来源:转载 作者:倾世绝泪 阅读:9
  

     注:有一部分转载不了,想看的,请关注    天子老大    的空间,找到“黑道言情恶女,亲了我就要用你的身体来补偿”第12页。
 
***********
  
  走下了廊阶,正要弯身打开车门,打横里冲出一条人影。
  
  “唐雅人先生,请问你知道你大哥正和辛氏企业的大小一姐相恋吗?”
  
  他乍听之下,不觉一楞,立即温文的说道:“对不起,可以请你再说一次好吗?”
  
  “访问你知道唐劲风先生正和辛莎娜小一姐相恋吗?”对方立即重述了一次。
  
  大哥和莎娜?他脸上不觉露一出错愕的神情,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  
  记者A见他如此神情,自以为敲中了他心底的隐密,心内窃喜着。
  
  只见唐雅人俊容一整,马上刻眉微抬,语调轻一松的问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?我怎么完全没听说?”
  
  “据说她在十七岁那年就爱上你大哥,一直到现在,始终不能忘情。”记者A很得意的爆了个文艺腔。
  
  只见那张俊美的容颜在刹那间闪过一抹复杂的神情,随即恢复了平日的微笑,斯文的说道:“对不起,这是我大哥的私事,我不方便谈。”

  说完便打开了车门。
  
  望着他略显匆促的背影,记者A心中更加的得意了起来。
  
  嘿嘿,连社交界中最出名的交际能手唐雅人都不小心露一出了破绽,这件事百分之百是真一实的啦!
  
  明天,放头条!
  
  
  *********
  
  
  “通通”两声,莎娜踢飞了脚下的红色高跟鞋,面朝下卧倒在床一上。
  
  此刻的她,又累又倦,却还不能休息。本书蓝`颜空间首发,如有雷同,纯属盗`版。
  
  房间的地毯上,堆满了档一案夹、书本,和散落一地的纸张。乱七八糟的,她看了心情更加的烦躁。
  
  勉强的支起了身一子,长发披散在脸上,她无力的坐了起来。
  
  像病入膏育似的,她虚弱的站起身一子,走向前去,一把拉开了浴一室的门。
  
  自从二十岁之后,她和蕾儿便拥有自己的房间,而且都是套房式的。这是辛母应姐妹俩的要求,特别请人来装潢的。
  
  她进入业界之后,时常一埋首计画之中,便接连着好几天没出过房门。而蕾儿现正在攻读文学博士,一赶起论文也是没日没夜的。
  
  有别于少一女时代的同一房上下铺,睡前的东扯西聊,现在姐妹两人,都是在半夜三更起身泡咖啡时。在走廊上相遇。
  
  互朝对方脸上的熊猫眼圈望了一眼,举手“嗨”了一声后,又回到各自的房间,关上了门,继续奋战。
  
  浴一室的莲蓬头下,热水哗啦哗啦的往下冲。
  
  热气蒸腾中,她美好的同体仿佛浸在一团迷雾之中,坚一挺的双一峰、诱人的腰一臀,都遮掩不了她浑身所透露一出的疲累姿态。
  
  “唉,真想这样一直冲下去。”她怨叹的自语着。不情愿的关了水龙头,长一腿踏出了浴盆。拿起挂在一旁的大浴中,匆匆的一包就走了出去。
  
  倚坐在房内的小沙发上,她拿起了话筒;拨了个熟悉的号码。
  
  电一话一被对方接起,她连报名也省了。“今天有个记者---”直接的说道。
  
  “我知道。”电一话那头传来男人温文磁性的嗓音,在夜晚中略显低沉,给人一股柔稳的安心感。“他也来找过我了。”
  
  听他如此说,她不觉微松了一口气。总算不用她一人独自应付这个麻烦。
  
  一股清凉的夜风从门缝飘了进来,有点冷意。
  
  她在沙发上缩起了身一子。“我已经警告过他,如果敢写出来,就要他好看。”
  
  话筒中传来他的笑声。“很像你的作风。不过,对方不见得---”
  
  “哈啾!”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  
  “你感冒了吗?“从另端传来轻柔的探询。
  
  “没有啦,是---”想告诉他此刻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,眼光无意间扫见地上那一团的混乱,一丝心烦升起,口气烦乱的说道:“算了,和你无关。”
  
  话筒那端沉默了一会儿,之后,传来轻轻的问话:“他说的,是真的吗?”
  
 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半跪在沙发上,她一手掀开桌上待处理的卷宗,一见到那密密麻麻的文一字,心头有着压了石头似的窒闷。
  
  对着话筒,她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才对。”
  
  电一话那头传来一阵的沉寂。
  
  半晌后,才听见他低沉的声音:
  
  “莎娜,我---”
  
  她却已无心再谈,匆匆的说道:“我还要忙。”
  
  “卡!”的一声粗率的挂上了电一话。
  
  “嘟……嘟……”电一话那头传来断讯声。
  
  唐雅人挂上了听筒,轻叹了一口气。
  
  他目光不经意的在房内别览着,最后,停留在书桌上站立的一张相框上。
  
  相框里,穿着深蓝色高中制一服的一男一女站在大钢琴前正笑得开怀,他们的手臂交扶,臂弯上坐着一名黑褐头发的小男孩。
  
  那是他和莎娜,以及他同母异父的小弟一弟,水阳。水阳小时候曾经回来台一湾一趟,这张相片便是那时拍摄的。
  
  而不知何故,莎娜第一眼见到他的小弟一弟,就有着莫名的好感。
  
  他神思不禁回到了许多年一前,当莎娜还是个豪爽不驯的少一女时……
  
  
  *********
  唐家客厅---
  
  “好啊!总算抓到你了!”她笑道。
  
  小男孩不安的蠕一动着,褐色的柔发在她下巴擦来擦去。
  
  “小一鬼,给我你家的电一话号码,否则,嘿嘿!”她哈哈怪笑了起来,很像电视里的巫婆。
  
  在琴椅上看到这一幕的他,忍住了笑,叫道:“水阳,来二哥这里。”
  
  “啊!”她转头向他,诧异的说道:“原来他就是唐家最小的那只,你们兄弟俩捧在手心上当宝贝的水阳弟一弟?”
  
  她放下了小男孩,在他小肩膀上轻拍了一下。“找你老哥去吧!”
  
  “二哥!”水阳扑向了他,小手抓着他的西装下摆。
  
  他低视着小弟,故意以警告的口吻说道:“这个是坏姐姐,以后离她远一点。”
  
  “喂喂喂!”她抗一议的叫道;“请你不要在可爱的小男生面前破一坏我的形象好不好?”
  
  “哦?”他好整以暇的说道:“女流氓的形象吗?”
  
  就在两人习惯性的言语交锋时,小小的声音从下面传来:
  
  “她不是坏姐姐。”
  
  两人同时住口,两张漂亮的脸孔同时转向下方的黑褐小头颅。
  
  只见男孩仰着头,很认真的说道:“因为刚才二哥陪她一起弹钢琴。”
  
  唐雅人听了,俊秀的面容露一出了一抹尴尬,转过睑去。
  
  刚才他的确是一时兴起,让莎娜挨坐在他身边,玩起了钢琴,却没想到让躲在门边的小弟看见了。
  
  他们弹的是圆舞曲,他弹左手复杂的伴奏,她则随兴敲着右手简单的旋律;行家和生手,居然也胡乱的合成了颇顺耳的乐声。
  
  只听见小男孩稚一嫩的嗓音说道:“二哥向来都是独奏,弹……”
  
  男孩努力的踮起脚尖,从钢琴上头取下了哥一哥平日常练的乐谱。
  
  “二哥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最喜欢弹这个。”小手翻开其中一面递到莎娜的鼻尖下。
  
  只见她头低一瞧,口一中轻咒了一声:“妈一的!一大群的豆芽菜,说明也是英文,看不懂。”
  
  一旁的唐雅人,薄唇扬出了戏谑的笑。
  
  “那是萧邦的大一波兰舞曲。”小男孩以一种崇拜的口吻说道:“二哥说萧邦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钢琴家喔!”
  
  “大概吧,”她一耸肩,转向唐雅人吐了吐舌一头,说:“会瞎掰,当然比平常人厉害一点。”
  
  他也立即回敬她一记白眼。
  
  “可是,我比较喜欢看二哥和姐姐一起弹琴。”小男孩颇有气质的微倾着头。“他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。”
  
  唐雅人听了,俊秀的容颜显得有些不自然。
  
  “那当然,”莎娜合上了手中的乐谱,瞄了他一眼,撇了撇红一唇。“他乐得有人可以嘲笑。”
  
  “对啊!”他毫不留情的讥嘲她。“某人居然以一指神功敲钢琴,之粗一鲁之暴一力,实在令我不敢领教。”
  
  “看!”莎娜蹲下了身一子,在小小的水阳耳边说悄悄话:“你二哥是大坏蛋,专门欺负女生,你长大以后不要学他喔!”
  
  “二哥不是那种人……”小男孩急急的为兄长辩解着。“萧邦的音乐很温柔的,”小小的手掌合在胸前,仿佛可以涌一出光似的。“只有像二哥这样温柔的人,
  
  才能弹得那么好。”
  
  “是喔是喔!”她朝后雅人扮了个鬼脸。“很温柔。”接着马上做了个“才怪”的口型。
  
  他挑了挑眉,不表示任何意见,走到水阳身边,修一长的身一子蹲了下来。
  
  “还记得二哥上次跟你说的吗?”
  
  “嗯。”小男孩认真的点了点头。“保护身边的女生,是男生的责任。”
  
  “不过,像她这种女生,”他一指比向莎娜。“就算死在你面前也不用救了。”
  
  “喂!唐老一二,”她不满的嚷着。“你---”
  
  
  *********
  
  
  这一幕少年时代的快活回忆使他不觉绽出了笑。
  
  此时,门板上传来一阵轻敲,将他的神思拉回。
  
  “二哥。”少年温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。
  
  他闻声回头。
  
  映入眼帘的,是同样的深蓝色高中制一服;相似的面容,相似的微笑,使他在刹那间产生了错觉,仿佛看到九年一前的自己。
  
  他定了定神,柔声问道:“水阳,有什么事吗、”就在今年春天,水阳和当年的两位兄长一样,在唐夫人的反一对之下,选择了回台一湾念高中。
  
  “听大哥说你要调去伦敦分公一司三年,”少年俊雅的容颜对着他。“跟莎娜姐说过了吗?”
  
  想起她适才的不耐烦,唐雅人脸上一僵,口气嘲讽的说:“她有必要知道吗?”
  
  
  
  第九章
  
  辛氏企业大楼十一楼---
  
  “几个老混一蛋,存心要把我整死不可!”莎娜一手揉一着肚子,嘴里骂着:“三天内要做完,又不是神力女超人……哎哟,痛---”
  
  明艳的脸庞痛苦地皱了起来。
  
  “辛副总,胃药。”一旁的工程师立即递上了补给品。
  
  “嗯。”她不客气的接过,马上拆开吞了两颗。
  
  “辛副总,其实MT的研发完全交给我们,您就不用再操心了。”一名工程师诚恳的说道。
  
  “不行。”她一口回绝。“这个构想我从大学时代就有了,一定要亲自来。”有时觉得,花了她不少心血的MT,简直就像她的孩子一样。
  
  “可是,”工程师份望一眼她略显苍白的秀容,不忍的说道:“您手上还有很多其它的工作---”
  
  根据公一司内部的小道消息。今天的会一议上,老股东们又丢下了超重的工作,指定由她一人来负责。看来,不把她给逼走,是不肯罢手了。
  
  而身为技术人员的工程师们,当然不乐于见到如此结果。毕竟,研发部还是需要对科技有概念的人来领一导,才不至于大方向走偏了。而辛莎娜大学念的是有’科学之母”之称的数学,店来又转攻人工智慧方面,无疑都有是最适合的人眩
  
  而且---工程师偷偷的觑了她一眼---
  
  听说唐氏的二公子和她是大学同学,私底下对这方面也很有研究,几次接到他打进来的电一话,找辛副总的温文悦耳的男性嗓音,听起来令人觉得非常舒服。
  
  “今天到此为止。”
  
  只见她脸色臭臭的站起身,显然下午的会一议使她心情糟到了极点。
  
  望着那迅速离去的红色背影,一名工程师向同伴悄声说:“辛副总会不会又一个人跑去喝闷酒啊?”
  
  他们曾有次在下班后,撞见她躲在小酒馆里喝酒,身旁---没有男人。
  
  当时她已微醉,嘴里嚷嚷着:“他一妈一的一群混一蛋,本小一姐才不这么容易认输哩,明天醒来又是一条好汉!”
  
  然后,在他们紧张的捏一把冷汗的注目下,她踩着两寸半的高跟鞋,摇摇晃晃的走向了她的跑车……
  
  更正,是走向跑车旁边的公用电一话亭,叫辛家的司机开车过来接人。
  
  第二天,她依旧精神奕奕的出现在公一司,昨夜的一切,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  
  从那次以后,他们对这位“辛副总”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  
  因为,一个在醉了之后还能把握住大关节的女人,绝对是值得追随的。更重要的是,她很明白,酒醉的时候,身边绝不能有男人陪伴。
  
  

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:错爱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 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